• 祛病红珍珠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万历年间的一天早晨,丰县大户王书文家被劫。劫匪是高梁山土匪胡一虎,他带着一群人,冲进王书文府上。王家人都躲起来了,但是那个木盒子没来得及带走,还放在柜上。胡一虎打开木盒一看,哈哈大笑,一挥手,带着喽回了高梁山。

      

      劫匪离开,王书文赶忙查看,家里除了丢失一颗祖传红珍珠外,其余东西都在。

      

      据人们私下里传言,这颗红珍珠是王书文第八世曾祖得到的。他的那位老祖宗是个猎人,救过一只白狐,白狐离开时,张大嘴一吐,红光一闪,吐出一颗珍珠。这颗珍珠红光闪烁,据说能祛病消灾:无论得了什么病,只要把这珍珠研点儿末,用水服下,病痛立除。

      

      丰县知县刘一智正在吃早饭,听到这个消息,“咣”一声扔了碗,站起来,绕着客厅转了三圈,转完停下,让笔墨伺候。刘县令提起笔,“唰唰唰”写下一张字条—

      

      胡兄:此珍珠王书文家已托我献给当今圣上,为圣上贵妃治病。见信之后,务请让吴仆把珍珠带归。

      

      刘一智

      

      万历十三年三月八日

      

      写好后,刘一智把字条折好,用信封装了,嘱咐仆人:“送去,别多问,带上东西就回来。”仆人点点头,拿了信,立刻走了。

      

      下午,仆人回来带了一个木盒,刘一智忙接过来,打开一看,怒骂一声:“混账!”原来,盒中虽然有珍珠,却是一颗白的。

      

      王书文的珍珠是红的,刘一智曾亲眼目睹过。当时,王书文就准备献上,但想想过几天就是自己父亲的忌辰,父亲在时最爱这颗珍珠,所以,他想等祭奠父亲后再献上。刘知县也答应了。

      

      谁知现在,那个该死的胡一虎,竟然用假珍珠来骗自己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捻着胡须,皱紧眉头,又把仆人叫来,拿出300两银子,让他带上高梁山,就说知县见了珍珠很高兴,特意送300两银子以表谢意。

      

      仆人拿着银子走了。刘知县嘿嘿一笑:“你不仁,可别怪我不义。”

      

      高梁山的胡一虎接到吴仆的银两,还有县太爷的感谢话,一颗忐忑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,他很高兴地一拍桌子,说:“兄弟们,为了庆贺,今晚大摆筵席,不醉不休。”众喽一听,一个个吞着馋涎,大声叫好。

      

      一会儿,筵席摆上,鸡鸭鱼肉流水般上来,一坛坛烧刀子酒也揭开了泥封。胡一虎吩咐,所有的兄弟,都放开量喝。

      

      有人提醒:“胡爷,小心为好。”

      

      胡一虎大咧咧地一挥手,哈哈大笑:“兄弟,放心。刘知县这会儿感激我还来不及呢。除了官军,谁敢来攻打?”

      

      众人大声称是,跟着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,不一会儿一个个踉踉跄跄。就在这时,一个出去解手的喽跌跌撞撞地回来,说:“胡爷,有人。”

      

      胡一虎一酒碗,斜着眼骂:“混账,这不都是人吗?”说着,溜在椅上,眯着醉眼。

      

      喽更急了,说:“官军,官……”话没说完,身子一晃,倒下了,背后插着一支箭。

      

      原来,吴仆离开不久,刘知县带着人偷偷跟着上了山。果然,胡一虎中了他瞒天过海的计策,一点儿也不戒备。胡一虎被士兵们架到刘知县面前,还说着醉话:“不醉……不休……”

      

      为害一方的高梁山土匪,一夜间被一网打尽,连穷凶极恶的胡一虎也被活捉了,关进丰县大牢。

      

      胡一虎喝得烂醉如泥,直到第二天上午才醒来。醒后,他发现地方变了,不是在高梁山大厅,而是在监狱里。他抖抖身上的索子,喊:“奶奶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

      看监的人望望他,一言不发。

      

      胡一虎怒了,大声喊:“去把你们知县叫来。”话没说完,听到脚步声响,刘知县来到牢门外,一挥手,牢门被打开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身后,跟着一个提着菜盒的仆人,仆人从菜盒中拿出四盘菜,一把酒壶,还有两箸两杯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把仆人和狱卒支走,然后关了牢门,坐下,又指指地上,让胡一虎也坐下。这一刻,胡一虎脸上失去了凶狠之色,跪下说:“大哥,你要救救我。”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笑着点头,平易近人地让他坐下,一人面前一杯酒,拿起杯碰了碰,一饮而尽。刘知县问:“珍珠在哪儿?”胡一虎摇着头,唉声叹气,就是不说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怒了:“这样谁也救不了你。”说完,打开一份奏折,让胡一虎看,上面写的是请求将胡一虎千刀万剐的内容。

      

      胡一虎冷汗直流,连声说:“我交,我交。”说着,颤抖着打开发髻,一颗红珍珠滚了出来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拿了珍珠,转身准备离开,胡一虎忙一把拉住他,哀求道:“大哥,放我出去吧。”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哈哈大笑:“你不用出去了。”

      太阳城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澳门太阳城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,太阳城外围赌球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太阳城娱乐官网认证!

      “为什么?”胡一虎大惊,突然感到肚子内一阵阵绞痛,看样子,自己是中了毒,可他和刘一智喝的是同一酒壶里的酒啊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呵呵一笑:“酒没毒,酒杯有毒。”

      

      胡一虎痛得趴在地上,口鼻流血:“你好毒啊,当年,不是我替你杀掉张县尉,你贪污的事,早就暴露了。”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冷哼一声:“要不是我告诉你张县尉的行踪,让你半路袭击他,你能杀得了他?你恐怕也早被他剿灭了。”说完,一脚踹过去,胡一虎一动不动,显然已死了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喃喃地说:“鹤顶红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回到县衙,连夜把那颗红珍珠用木盒装了,封好盒口,用红绸包好,交给公差,让连夜送到京城。

      

      他曾在奏折中夸过海口,能用一颗红珍珠给贵妃祛除疾病。

      

      现在终于弄到红珍珠了,他从心里感到高兴,他感觉到离自己渴望的目标越来越近了:皇上的贵妃病好了,自己不想加官晋爵,都是不可能的。

      

     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,皇家的钦差骑着马来了,背后跟着一队人马。刘知县慌忙迎出来,钦差一挥手,进了县衙,坐下望着刘知县,说:“感谢你啊,刘知县。”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高兴得心“扑扑”跳,但嘴里谦让:“这是皇上洪福,才有红珍珠祛病纳祥。”

      

      “咚!”钦差一拍桌子,打断了刘知县的话,指着他一声吼:“来啊,绑了。”两边兵士一声吼,扑上来,像提小鸡一样,用绳子捆了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脸色苍白,浑身乱抖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      

      公差掏出圣旨,让刘知县跪下接旨。圣旨道,狗官刘一智,欺君瞒上,用一个红琉璃假冒祛病珍珠,害得贵妃太阳城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澳门太阳城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,太阳城外围赌球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太阳城娱乐官网认证!延误病情,以致殡天。将刘一智就地斩首,无需押解进京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一听,瘫在地上,大喊冤枉。公差理也不理,一挥手,刘知县被拖了出去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被押上刑场,斩首示众那天。在城外的一处墓地里,一个人正拿着祭品,在一座墓前祭奠。

      

      他恭恭敬敬跪下,敬上三炷香,在心里说:爹,你一生除暴安民,没想到最终却死在歹人之手,今天,你的仇终于报了。

      

      然后,他站起来,对身旁的人说:“从今天起,我正式更名换姓,再不必躲躲藏藏,叫什么王书文了,改名叫张书文。”

      

      仆人们应声:“是!”

      

      祭奠过后,他抬头望望墓碑上的文字,新漆过的墓碑上,几个大字清晰可见:张县尉之墓。

      

      张书文,正是张县尉的儿子。张县尉当年掌握了刘知县勾结高梁山土匪鱼肉乡民的事,准备将情况上报,可又怕遭报复,所以将年幼的张书文寄养在外地。

      

      张书文长大后,得知父亲是被刘知县勾结胡一虎所害。为了报仇,他心生一计,假传自己祖上有祛病红珍珠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不但见过那颗红珍珠,而且知道这颗珍珠确实有奇效。

      

      那次,张书文正在谈话,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,口吐白沫,四肢抽搐,不省人事,眼看不行了。家人拿出红珍珠,刮下一点儿粉末,和水调后,让他喝了。

      

      过了一会儿,张书文好了,不但恢复过来,而且有说有笑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大感惊讶,说皇帝的贵妃久病在床,如能将此珠呈献上去,治好贵妃的病,那就会要钱有钱,要官有官。

      

      张书文一听,立刻答应献上珠子,但是有一个要求,刘知县升官后,一太阳城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澳门太阳城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,太阳城外围赌球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太阳城娱乐官网认证!定要提拔他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满口答应,准备拿走。张书文又忙挡住,说自己死去的父亲十分喜爱这颗珠子,自己父亲的忌辰已到,祭奠父亲后,立刻送上。

      

      刘知县想,珠子放在这儿,也不急在一时半时,万一逼紧了,反而出现意外。所以,他爽快地答应了。

      

      当天,张书文又让人放出风声,自己最近祭祀父亲,将摆出祛病红珍珠。

      

      他知道,胡一虎最贪财,知道这个消息,一定会下山抢劫。果然不出他所料,珍珠被胡一虎抢去,刘知县随后杀掉胡一虎。当然,进献假宝物,刘知县也逃不掉杀头。

      

      至死,胡一虎和刘知县也不知道他们自己是怎么死的。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